返回

2230 恶心人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1560 天启二年的殿试 (第1/5页)

楼悦受伤
  
  听到了开门的声音,她们三个女人一同朝着门口的位置看去,就看到了苏染染徐徐地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  当看到苏染染的身影时,她们三个人都变了脸色,苏染染也知道她们几个人平时就不待见她,在这种时候,肯定不知道又说她什么,她已经做好了被她们说的准备。
  果然,一切如苏染染想的那样,
  第一个冲过来的人是张芳,她气呼呼的看着苏染染,眼底带着浓烈的愤恨,恨不得现在把她杀了都不甘心。
  “苏染染,你真是可以啊,竟然伤害爷爷,自从进了这个家门,爷爷对你挺好的吧,就因为你父亲的事情,所以你就这么伤害他,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?”张芳气不过地伸出了手,狠狠地指向了苏染染的胸膛。
  苏染染的目光看向了躺在病床上的爷爷,盖着一条白色的被子,一动不动的,她的心里有一些难过。
  见苏染染不说话,张芳现在也没什么心情理她,“行了,别在这假惺惺的了,你走吧,不要再出现在这里。”
  昨天晚上照顾了傅老爷子一夜,张芳也提不起什么精神和她吵架,见张芳就要这么的放过苏染染,楼悦自然是不同意的,她抬起了脚步上前,来到了苏染染的身旁,“苏染染,我真的没想到你会做出这样的事情,我以为为了傅琰你在我的面前使点手段就罢了,可是现在倒好,这么一个老人家你都不放过,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?”
  傅绾也过来看爷爷,她因为姚奕辰的事情本来就对苏染染不爽着呢,眼下的这个机会,她自然是不会放过。
  “苏染染,我先前差一点就相信了你,我还以为你就像表面看到的那样单纯善良呢,可是没想到,你竟然敢对我爷爷下手,我不会放过你的,我们傅家都不会放过你的。”傅绾咬牙切齿道,恨不得现在把苏染染生吞活剥了。
  她们几个人一人一句,苏染染淡淡地看了她们一眼,然后背脊挺的笔直,理直气壮的说:“我今天之所以出现在这里,就是为了告诉你们,爷爷受伤的事情和我无关,我没有对他做什么,不管你们相信也好,不相信也罢,在你们没有证据之前,请不要随便的指责我,不然的话,我可以告你们诽谤。”
  听到了苏染染的话,傅绾立即的上前说:“苏染染,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,你竟然还在措辞狡辩,你真是可以啊!”
  “我都已经听家里的人说了,除了你那天下午在二楼的房间外,再没有任何其他人和爷爷有接触的机会,不是你还有谁,还有后来我回到了家中,佣人告诉我说有绑匪往傅家打电话,说是要拿钱去赎你的父亲,而我爷爷先一步知道了这件事情,没有告诉你,你因此记恨上了我爷爷,所以才会伤害他。”
  苏染染心胸坦荡,既然他们都去做了调查,她也不怕承认这件事情,“没错,你们说的这件事情是真的,我见过爷爷,而且因为我父亲的事情对爷爷还有一些不满,但是你们不能因此就说我伤害了爷爷,我想这个结论到哪里说都不会成立的吧,就算是去公安局,也不会为此判我的刑。”
  见苏染染还在为自己辩解,傅绾冷冷地笑了笑,一脸鄙夷的看着她,“你还真是无耻,苏染染,亏我先前还把你当嫂子。”
  楼悦上前,双手揽过了傅绾的肩膀,“绾绾,咱们不和她废话,这个女人做了这样的事,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,和她争辩,也争辩不出来什么。”
  傅绾的势头被楼悦压了下来,楼悦抢着上前,挑衅道:“苏染染,你最好祈求爷爷能快点醒过来,不然的话,我们早晚有一天都会找出证据,把你送进监狱,让你一辈子都蹲在那个黑暗的地方。”
  听着楼悦的话,苏染染没有任何的畏惧,凡是勇往直前,她轻轻地眯了眯眸,和楼悦理论道:“不管这里发生了什么事,这都是傅家的家事,你作为一个外人,无权在这里说三道四,请你闭上你的嘴巴!”
  楼悦并没有因为苏染染的话有任何的生气,这是她故意的,她就是想要激怒苏染染,然后再上演一场好戏,彻底赢得傅家人的心,还有傅琰。
  “是,我是一个外人,可是我实在是看不过你这个女人把傅家弄成了这个样子,这么多年我和爷爷以及伯母的感情都很好,我只是替他们打抱不平。”楼悦侃侃而谈道。
  苏染染轻蔑的瞪了她一眼,“我懒得和你说,反正我今天来这里就是告诉大家,我没有伤害爷爷,我的意思已经表达完了,就先走了。”
  说完话,苏染染转身就要离开,楼悦快她一步,拦住了苏染染的去路。
  “苏染染,你不觉得你欠大家一个道歉吗?”楼悦的双臂撑着,堵住了门口狭窄的道路。
  苏染染有些无语的蹙眉,“我都已经说了这件事情和我无关,你给我让开。”
  楼悦说什么都不肯让开,“不道歉就不许走。”
  苏染染有些无语的看着她,伸出了手臂,想要把她推开,可是这一推不要紧,楼悦的额头不小心撞到了墙壁上,顿时就被磕得红肿不堪。
  之后苏染染也没有停留,也没有看到楼悦磕成什么样子,先一步的离开了。
  张芳和傅绾看着楼悦差一点摔倒,连忙上去扶,他们就看到了楼悦额头上的伤。
  “悦悦姐,你的额头受伤了。”
  楼悦紧皱着眉,坚强的站了起来,淡淡的摇了摇头,“我没事儿。”
  看着楼悦额头上的伤,张芳很心疼的上前,“悦悦,你真是个好孩子,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,也谢谢你为我们据理力争,要不然那个女人非得把我们吃了不可。”
  刚刚,她是故意的,故意装到墙上,不过眼下这么一看,这场苦肉计还是很值得的。
  楼悦顾不得额头上的伤痛,伸手握住了张芳的手臂,“伯母,你不用和我这么客气的,我一直都把你们当成亲人一样对待,在我的心里,傅家也是我的家,所以我才会尽全力的去维护。”
  
  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